风速陡降

作者:孙丹 发布时间:2011-05-30 09:29:30

导读:增速放缓已让风电行业陷入疲软,银根紧缩进一步将其推上了资金链断裂的悬崖边缘。

中国风电行业正在迎来7年来最糟糕的时刻。

无论是产业上游以国有电力企业为主的风电开发商,还是华锐风电、金风科技等整机企业,以及下游为数众多的零部件厂商,他们在2011年都无一例外地陷入了资金链紧绷、现金流恶化的困境。

转折发端于2010年底,并在2011年这4个多月以来不断恶化和蔓延。典型事件来自于4月份大洋彼岸的美国超导公司(AMErican?Superconductor)被突然取消的中国订单。

4月5日,美国超导公司公告称,其最大的客户中国华锐风电(601558.SH)拒收了该公司的货物,这些1.5兆瓦和3兆瓦风机核心电控组件原定于3月交付。同时华锐还将对部分合同延期付款,这些合同大约价值5600万美元。美国超导随即将2010财年的营收预期从4.4亿美元下调至3.55亿美元—美国超导作为华锐风电最重要的供货商之一,其有四分之三的出货量销往华锐,股价闻声大跌40%。

华锐等整机厂商取消订单亦有其苦衷—其上游风电场大批已签署的风机订单正在被取消,最新的例子来自于上海崇明岛。一位不愿具名的企业人士告诉本刊,其公司在崇明岛投资5亿元的风电项目现在面临无法融资流产的危险:由于总共5亿投资中有3亿均需银行贷款,融资遇阻的情况下,此前订下的48台风机订单也必然面临被取消的命运。

4月27日公布的华锐风电今年一季报部分揭示了这个行业正在发生什么。华锐应收账款从去年底的89.72亿增加到3月底的106.47亿元,而在2009年底,这一指标为39.19亿元。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金风科技等一线风机制造商身上—这种现金流吃紧又进一步传导到整个风机产业链。“他们不仅要求叶片厂再降价四分之一,还要求把过去签过的单子都要返还一部分资金给他,不然就不用你的叶片。”一家著名风机叶片制造商的高管告诉《环球企业家》,此举已将叶片制造商逼到不挣钱的地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五大电力公司之一的国电集团。据国电旗下一家风电公司的内部人士透露,去年还是银行主动上门,今年则迅速变为去找银行,“现在甚至很多银行下半年的贷款余额已经用光,情况很紧张,公司现在要靠集团输血。”他说。

国电集团这位内部人士分析,风电开发商在银行贷不到钱了,又不想让项目停止,就只能用拖延后期进度款的办法逼整机厂先交货;整机厂不愿意因此失去市场份额,就只能去逼叶片、轮毂、塔筒等零部件企业,而钢材、人工、电力等基础材料价格却在不断上涨,两头受夹击的零部件企业最为艰难。

华锐、金风等去年刚刚上市的企业已属乐观,实力较弱的三四线风电企业只能选择退出。4个月前,国有企业哈尔滨空调股份有限公司(600202.SH)决定终止风电研发活动,集中精力做大做强主业。该公司2009年10月决定进军风机制造业,一年多来已投入2600多万元引进技术、采购零部件和进行研发。不仅是哈空调,无锡宝南等一大批仅产出过几台风机的中小型企业都黯然离席。

“资金短缺从开发商开始一级一级向下传导,到今年5月,这个局势已经越来越普遍。”Frost?&?Sullivan?咨询公司能源与电力系统分析师曹寅对《环球企业家》说,“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盛宴难现

过去7年,中国风电行业每年都保持着100%的高速增长,这在即便作为新兴市场的中国也极为罕见。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2010年中国风电行业的新增装机容量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在这样的繁荣景象下,风机零部件企业数量暴增,产品常年供不应求,整机企业也日夜赶工扩产,因为风电开发商的运输车队就等在工厂门口。

但这种行业盛景已很难在2011年重现,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对《环球企业家》预测说,“中国风电产业大繁荣时代已经过去了。”发改委在2007年9月发布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目标是2020年风电装机30GW,而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累计装机容量已经达到44.7GW。多年高速增长带来的市场饱和,以及产能过剩阴霾在过去一年多一直笼罩在风电行业上空。祸不单行的是,2011年的银根紧缩政策又放大了风电行业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今年以来,中国持续调控的货币政策累积效应开始逐步显现,连续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和控制全年信贷额度使得商业银行贷款额度紧张。上述参与崇明岛风电项目的人士透露,去年9月份银行还能给出9折利率,今年初就没有折扣了,而到现在再增加5%的利率都贷不到了。他最近接触的案子里已发生多起类似的项目夭折的事件。

市场放缓与信贷紧缩的双重压力打击之大不难想象—风电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巨量资金支撑的重型设备制造业,“基本上每个风电公司都有几十亿贷款,现在才5月份就已经从银行拿不出钱了,接下来的项目怎么办?今年全行业的日子都不好过。”上述国电集团内部人士对未来表示担忧。

融资成为风电企业的当务之急。国有企业尚有集团输血支持,民营企业则只能转向资本市场。5月6日,风力发电机组零部件制造商吉鑫科技(601218)在上交所挂牌,在风电行业整体被唱空的情况下,吉鑫科技发行价为22.5元/股,当天即跌14%。“尽管现在不是IPO的好时机,但也必须上市融资,不然只有死掉。”吉鑫科技的一位战略投资者说。

表面看来,中国风电产业步入困境似乎都源于“不可抗原因”—行业走向成熟后的增速放缓和全国性的银根紧缩。但在美国美复能源公司总经理陈航看来,中国风电行业应该汲取教训—虽然市场规模大,增速快,但价格战已让整个产业链都处于微利状态,一旦遭遇宏观经济的外部压力,发生连锁危机再所难免。“这提醒中国风电企业还是要守行业规矩,从精打细算中降低成本,而不是靠价格竞争。”陈航说。

来源:环球企业家网站 ( 本文内容版权归环球企业家网站或由内容合作伙伴授权提供,未经环球企业家网站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包括博客及个人空间)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环球企业家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如需转载请认真遵守相关版权声明。反馈:ge.feedback@gmail.com)